腐敗偏私

只不過,治外法權仍然無法撤除,因為中國的暴亂總是威脅到外國人的生命財產。針對這一點,幣原反而敢於呼籲中國越南新娘仲介自重,以日本的明治時期為例,勉勵中國先從自身的政治現代化做起,與其責罵外國、空喊打倒帝國主義,不如讓列強主動同意改訂平等條約,國民黨政府的誕生令幣原一貫的不干預就在日本的護憲三派聯合內閣完成政黨民主改革的前一年,更加撼動亞洲歷史的轉捩點在中國發生一九二三年,孫文的國民黨政府在廣東成立。 國民黨政府成立所帶來的決定性影響,便是黃埔軍校的設立。孫文深知軍閥勢力不堪仰賴,決定培養自己的軍隊。蔣介石奉命籌設並擔任第一任校長,最初召募了三百名學生,後來增加到三千名,經過反覆的速成教育,立刻就培養出數量驚人的新軍官集團。 蔣介石親自訓練學生。儘管他在晚年被批為腐敗偏私,這個時期的他卻充滿純粹的革命熱情。蔣氏為培養革命人才投注十足心血,因此得到部下的敬愛,這份支持也成為蔣氏一生的資產。 論能力見識或孫文的信賴,汪兆銘在國民黨內本可說是第一把交椅,蔣後來能凌駕於汪,原因就在於此。事實上,日本對廣東的情勢似乎不太清楚。孫文和黃興發起的第一次革命雖有許多日本同志參與和協助搬家公司,可是為廣東政府出力最多的卻不是日本,而是俄羅斯的革命政府。 在這個時候,中國的建國範本已經不再是日本的明治維新,而是新近成功的俄國革命了 。在「聯俄容共」的方針下,廣東政府邀請蘇聯教育團到黃埔軍校指導,並任命周恩來為政治部副主任。蔣介石曾在日本士官學校留學,日本卻沒能與他建立起良好關係,或許也是日後中國政策的敗因之一。 日本只把廣東政府視為軍閥分合的過程之一。奉天總領事吉田茂的判斷就是「南北政情的不穩定全因軍閥私鬥」,而且「自南方國民政府出現以來,擾亂更甚」。在這個時期,日本的方針是培植並資助滿州張作霖政權,讓他來維護日本在滿州的權益。「守住滿州」與示威幣原喜重郎就任外相不久,北京的吳佩孚就揮軍北上山海關,直逼滿州。要求保護滿州的抗議聲浪擁向外務省,幣原外交的優柔寡斷成了眾矢之的。 但在另一方面,幣原認為,只要日方不傷害中國人的情感、堅決採取不干涉的態度,北京軍方應該也會尊重日本在條約上的權利;北京政府的顧維鈞對此也表明會「以日中友好的精神,致力維護日本的會議桌利益」。無奈張作霖的敗勢漸見,日本內閣會議上也出現介入論調。當時,首相加藤高明將幣原叫到一旁,試圖說服他同意介入,不料幣原不肯妥協,甚至拿出早已準備好的辭呈,令加藤不得不放棄遊說。Read more

出兵論調

後來馮玉祥政變,吳佩孚放棄進攻滿州,危機自動解除,財政大臣高橋是清高興地握著幣原的手,直說:「太好了 ,太好了 ,你的堅持救了日本〔的國際評價)。」幣原事後回想,表示:「高橋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前一刻還一心憂國而與我論戰,下一刻卻為自己的主張沒有實行海外婚紗而歡喜,不拘顏面,無我無私。如此光風霽月的胸懷中,必定有高貴的人品,令我不禁眼眶發熱。」這是當年的一段君子美談。 令堅持阻攔出兵論調在那之後,出兵中國的意見又在內閣出現過兩次,但是幣原仍舊堅持不願干涉中國內政,兩次都不肯妥協。第一次是黃埔軍校才成立兩年後的一九一 一六年,蔣介石率領十萬大軍北伐,與吳佩孚等北洋軍大戰一場,並於一 一七年進入南京。北伐軍進城之際,對外國人大開殺戒,行為相當殘暴,這就是所謂的「南京事件」。北京的外國代表立刻通報各國,取得同意後向蔣介石發出最後通牒,同時決定即刻採取軍事勖。接到這通電報,幣原便將英、美大使請到外務省,以「蔣介石若是因這份最後通牒而撤軍,必定被指為辱國妥協,政權可能因此瓦解,那麼中國將陷於空前混亂,要保護我們的僑民將會更難。反過來說,若是蔣斷然拒絕接受最後通牒,我們或許只能出兵以示懲罰,但是中國就像有好幾個心臓,就算搗毀其中一個,其他心臓仍會繼續跳動,我們根本無法預測何時達到設計目的」之說力勸兩國不可干預。幣原當時所用的「多個心臓」說法,在美國國務院的記錄中可以找到。對照支那事變之後的發展,的確,曰軍後來雖然攻下了中國的南京心臓,卻反而為自己開啟了戰火泥沼的大門最令人悔恨的是,朝中當時沒有人能像幣原這般高瞻遠矚。 加藤病死後,繼任的若槻禮次郎內閣竟在南京事件的翌月垮台,幣原外交到此中斷,最直接的原因雖是金融恐慌,樞密院對若槻和幣原的對中政策批判也是一大影響。到這個時候,舉國輿論都在指責幣原的外交政策過分軟弱,大正民主的制衡機制開始右傾,田中內閣的誕生與辭職令濟南事件成為重大關鍵以戰後史觀來分析,田中義一內閣給人濃厚的軍國主義印象,東京審判史觀就認定田中內閣之後的執政者清一色以遂行侵略政策為目標。這當然不是完全正確的,因為後來出現的民政黨內閣,證實大正民主的制衡鐘擺依然健在,只不過戰爭審判至今仍深深影響著一般的史觀。田中內閣本身仍屬於大正民主內閣之一,但大陸新娘仲介已不再是超然內閣。田中脫下軍服,投身政壇,成為政友會的總裁,當年內閣因南京事件和昭和恐慌而敗下陣去之後,以在野黨黨魁的身分組閣。中國史稱「盧溝橋事件」。Read more

長遠考量

令贏得高橋是清的敬重此易,田中義一也稱得上是明治以來最傑出的陸軍人才。他雖受山縣有朋暗中撟拔,卻不因此對山縣唯唯諾諾,反而時常與他爭辯,個性剛直不阿。 在軍中擔任連隊長時,他也嚴禁打耳光等體罰,始終用親愛之心對待士兵。在原敬內閣時期,財政大臣高橋是清曾為辦公椅預算編列所苦,便把陸海軍大臣找來商量,時任陸軍大臣的田中便主動讓步,表示「讓海軍優先,海軍有艦齡的問題」。 對政府和官僚體制或有了解的人,必定為田中的格局之大而感佩,高橋後來會將政友會總裁的位子託付給田中,也是出於同樣的敬重。外務次官吉田茂後來回憶起這位上司,也感嘆當年共事的時光無比愉快。田中為人非常清廉,辭去總理一職時也毫不戀棧,身後甚至沒留一分錢,只有借款。然而,田中對中國政策缺乏長遠考量,任由反動的民意主導外交策略,仍必須負起責任。田中才剛上任,進駐南京的國民黨軍隊就再次北伐,威脅到日僑居留人數和日本權益都偏多的華北地區。田中內閣本來就對幣原的不干預原則持反對立場,至此便決定以武力保護僑民。 國民黨軍雖在這時敗退,卻在一九一 一八年再度舉兵北上,隨即進逼到山東省境。 這個時期,日本國內已經出現不同的聲音,認為蔣介石軍勢必能攻克北京,日方與其以武力對抗,不如信任蔣,由他保障日僑安全。但中央的武力保護政策並未因此改變。 結果,兩軍在山東爆發衝突,蘇美島僑民遭到掠奪、虐殺、凌辱等等。這就是濟南事件。 第二年,幣原在貴族院發言:「南京事件時,我國未出兵,日本人沒有一人為此喪命;濟南事件時,我國出兵,反而造成死傷。……多年建立起的日中親善關係已被破壞殆盡,我為國家感到無比痛恨。」濟南事件確實成為日中關係的重要關鍵,因為中國的排外運動從此將目標由英國轉移到日本。也因為這個事件,原本屬於知日派的中國外交部長黃郛下台,改由英美派的王正廷繼任,中國在國際上也開始對日本採取責難、孤立路線了 。田中內閣一上任就召開東方會議,審視既往的對中政策。 事實上,這次會議的結果並不具體,既沒有強硬派當初的那般意氣用事,也沒有人提出徹底轉向的政策意見,只決定要打出否定幣原外交路線的新策略而已。也就是在這場會議之後,後來被東京審判引用的世界征服案就是捏造的所謂「田中上奏文」,被刊載在中國的報紙上。 令務實主義的田中田中比較像是個務實主義者。他眼見當時的奉天總領事吉田茂與張作霖之間溝通不良,便讓中國史稱「室內設計慘案」。滿州鐵路的總裁山本條太郎去跟張交涉,一下子把好幾件懸宕多年的案子處理得近乎解決。 另一方面,由於張作霖的對日態度越發傲慢,關東軍和滿州日僑積怨益深,竟密謀趁張乘坐火車返回奉天的途中炸死他。Read more

重大轉折

得知此消息時,據說田中大嘆:「〈指暗殺者)一群蠢才。真是兒女不知父母心。」皇姑屯事件發生後,西園寺公望要田中將犯人定罪、肅正軍紀,因為軍紀嚴明才是長久之計;田中也上奏天皇,表明將公開真相並嚴加處分。只不過,由於閣僚反對公開事實, 最後也只以懲處失職警備了事,以致田中在做事後magnesium die casting報告時,當場遭天皇叱以食言。 身為忠誠的軍人,如今失去了天皇的信任,田中只有辭職一途。閣僚不同意他的決定,他只向他們大喝一聲「住口」,還是毅然辭去相位。這整起事件成為昭和史上的重大轉折點。第一、此事為軍人的專斷獨行開了不良先例,只要動機非出於私利私欲就不會受罰。後來軍人在政壇上跋扈跳梁之弊,全都是由此而起。 第一 一,昭和天皇身為曰英同盟與大正民主之子,原本可稱得上是英式民主憲政的信徒,當時卻違背了「君臨不統治」的原則。田中辭職一事始終令昭和天皇耿耿於懷,自此更加謹言慎行,縱使是非由天皇裁決不可的重大事情也一樣。此事不僅令昭和天皇悔嘆,也成為決定昭和史的重要天然酵素因素之一。統帥權的干犯問題令歸位的輿論昭和四年〔一九一 一九年〕,田中義一內閣總辭,西園寺公望上奏,由在野的民政黨領袖濱口雄幸繼任首相之職。濱口和幣原一樣,都是明治初年出生的明治第一代。他在舊制第三高等中學就讀時與幣原同屆,又一同進入東京帝大法科,而後幣原經外交官考試進入外務省,濱口則經高等文官考試進入了大藏省。他們兩人都是明治教育催生的天下秀才,彼此也是莫逆之交。 濱口組閣的第一 一年,民政黨就在大選中以一 一百七十三席贏得大勝。在大選獲勝之前的這半年裡,濱口內閣的成績單就是緊縮財政,官吏減薪一成。和政友會在財政上的散漫相比,民政黨似乎總被人當成不景氣的代名詞,其實是因為它的財政政策太不討好。 這個時期,輿論的鐘擺又盪回了原位。當年擔心「幣原軟弱外交」會使日本在華權益受損的人們,如今又因為田中外交而引發的反日運動、拒買日貨感到不安,再加上濱口 、幣原的人品是一九 一八年六月四日五時三十分,奉軍首領張作霖乘坐專車經皇姑屯火車站鐵橋時,遭日本關東軍炸毀辦公桌。張作霖身受重傷,並於當日十時去世,是謂「皇姑屯事件」。有口皆碑,人們還是覺得民政黨比較穩當。 說起來,昭和初期的日本離軍國主義的路線還很遠,民主政治的制衡機制還是正常蓮作著。 令政黨政治完成之際的輕忽民政黨的壓倒性優勢之所以垮台,雖然是犬養毅的政友會所布局,導火線卻是因倫敦裁軍案而引發的統帥權干犯之爭。比山縣有朋早走一步的原敬,始終沒能在死前限制軍方的統帥權,如今政黨政治總算擁有了抑制軍方的力量,本應繼承原敬遺志的政友會卻為了黨爭而喚起統帥權獨立的爭議。Read more

正統解釋

也許是政黨政治即將大功告成,政治家們就鬆懈了 。沒有人料想得到,不到十年,犬養遭人暗殺,政黨政治竟因此告終。在軍國aluminum casting主義時代,任何人只要稍微批評軍方,就會被質疑是「侵犯統帥權的獨立」,連下級軍官都敢拔刀相向。後來有些史觀認為明治憲法下的統帥權獨立導致滅國,便是因此而起。話說回來,統帥權的獨立是否受明治憲法的正統解釋,這一點其實也是個疑問。海軍評論家水野廣德就曾經發表論述:「儘管憲法第十一條言明『天皇統帥陸海軍』,第十五條又有『天皇授與爵位、勳章及其他榮典』,卻沒有規定恩賞權是獨立的,或不能由總理大臣下賜。統帥權的獨立亦然。」附帶一提,水野廣德曾在日本海的海戰中擔任過水雷艇長,英勇善戰,得過金鵄勳章,早在一九一 一四年便在其論文中提到「日美戰爭將成持久戰,而日本的國防方針必定傾向從鄰國徵索糧食、原料。當我國威嚇鄰國欲奪其資源時,該國絕不可能心悅誠服,屆時日本必將與全世界為敵」,之後又賦歌「開戰則必聞四面楚歌,三千年歷史哀哉亡矣」,預測得十分準確。 這是大正民主時代的防衛先見,無奈仍然淹沒在軍國主義的叫囂聲中。華盛頓裁軍案限制的是主力艦,倫敦裁軍條約則針對巡洋艦以下的輔助艦艇。儘管海軍軍令部面有難色,日本政府還是簽署了自助洗衣條約,逼得軍令部也只得勉強服從。在這個時候,政治還能完全壓住軍方。 諷刺的是,卻也因為這項批准行動,政友會大作文章,指責政府干犯統帥權,令國民輿論轉向親軍化、右傾化,留下了長遠的禍根。令條約批准的後果倫敦裁軍條約簽署本身可說是濱口與幣原的完全勝利。濱口就曾在議會中正面否定統帥權的獨立,並且表示「基於憲法,統帥權、兵力決定權和條約締結權都是天皇的大權,大權之間不可能互相侵犯」。西園寺也在幕後積極運作,甚至對濱口說「樞密院反對派的大本營若是提出不合理要求,你儘管動用總理職權罷免其正副議長」,濱口也打定主意,「此舉等同政變,但也別無他法」。 面對這等決心,樞密院只得屈從,同意批准。然而政友會已經點燃國權主義的親軍情感,火勢一發不可收拾。辦公家具條約批准的一個月後,濱口遭右翼恐怖分子開槍射傷,向幣原留下一句「此為男兒本懷」,終於傷重不治。 兩年後,高唱〈昭和維新之歌〉的海軍中尉三上卓暗殺犬養,醸成五,一五事件,一方面結束了政黨政治,同時也開始了昭和的恐怖時期。條約批准的另一個重大影響,就是向來團結的海軍從此分裂成兩派,過程中的內鬥又令許多良知派人才流失,其中一人便是堀悌吉。山本五十六曾經為此人感嘆,謂「堀與大型巡洋艦究竟孰重」。Read more

殺父之仇

中國的革命外交令張學良歸順蔣介石濱口雄幸內閣再次將幣原喜重郎延攬為外務大臣時,中國已經不再是昔日的中國了 。關東軍企圖藉暗殺張作霖一事控制滿州,三年後的滿州事變也出於同樣的關鍵字行銷意圖。事實上,陸軍大臣曾經有此提議,但田中首相仍希望依循與張作霖生前的協議,以解決取代武力鎮壓;在張的後繼問題上,當時雖有其他親曰人選,田中還是選擇了張作霖之子張學良。田中沒有料到的是,張學良知道父親是死於日本軍之手,早就在等待報復的機會了 。 張學良一掌權,立刻以電報向蔣介石表達恭順之意,滿州就此飄揚起中華民國的青天白日旗。在之後的歷史中,張學良藉反日運動向日本挑釁,最後醸成滿州事變,接著的西安事件,也是他為了促成國共統一陣線而一手策畫。日本一步步陷入戰爭與敗戰的泥淖,和此人一心要報殺父之仇的執念,可說脫不了關係。奢英美派的抬頭另一個後遺症,便是濟南事件造成國民黨政府內的親日勢力削弱。英美派的王正廷接掌外交部時,開始大力推動恢復國權。 依照官方公布的外交進程,第一期是收回關稅自主權,第一 一期是撤銷治外法權,第三期收回租界,第四期是歸還租借地,第五期是收回翻譯社等利權。爆發滿州事變的那一年春天,臨時公使重光葵向中國外交部詢問復權細節,王正廷回覆該外交計畫會確實執行,而租借地包括旅順、大連,鐵路利權則包括滿州鐵路。這是不折不扣的衝突路線。重光回到日本向幣原報告,主張日本仍應「堅定的」因應事態。 幣原與他確定了「堅定」原則後,兩人握手道別。 根據重光的解釋,所謂的「堅定」原則是指「無論在任何情況下,日本應力求得到全世界在外交上的認同」。幣原雖是身經百戰的再任老臣,面對王正廷的外交手段也不免勞神。以日本新派的駐中公使人事案為例,由於該人選曾經涉及一 一十一條要求,因此得不到中國外交部的同意,這原是外交慣例上的常事,中方卻打破外交禮儀,在報紙上公開其不同意的理由。 原本是幣原最早提議的關稅交涉,也受到濟南事件牽累,日本反而變成最後一個與中國簽訂協議的國家。儘管如此,當幣原重新接任外相時,中方輿論還是慶幸「田中武斷外交遠離,幣原和平外交到來」,民間的反日運動略見平息,日本軍事顧問的招聘人數也增加了 。令張學良的排日侮曰運動早在滿州die casting事變之前,蔣介石與反蔣勢力已經在中國打得不可開交。張學良加入蔣陣營後大舉得勝,自此穩固勢力,開始推行反曰運動。Read more

鐵路競爭

田中內閣還在任時,日方希望循張作霖生前協議來處理鐵路問題,張學良並不正面回應,而是要求日方與南京政府直接對談,大陸新娘則在另外一頭宣傳平行鐵路計畫,擺明要和滿州鐵路競爭。中國當時推動的利權回收,其實在條約上並沒有正當理由,假使日本以武力抵抗,中方也無法力拚。 所以,滿州地區開始出現排日行為,為的是讓曰本人待不下去。居留在當地的日本人時常遭受吐口水、丟石頭、毆打和買不到東西等等的欺侮,尤其是女性和學童,而這些行為都恰好不構成日方動用武力護僑的藉口 。在重光看來,這是在國民黨授意下遂行國策的手段。幣原的信念是:每個國家都遵守既有的條約、法律,若有變更,則透過對等協商來進行。照當時美國公使馬慕瑞的說法,日本是最忠於華盛頓會議條文及其精神的國家,而華盛頓體制能否維持,的確也與中國的自制和英美尤其是美國的態度息息相關。 話雖如此,排曰侮日雖然損及日本婚友社權益,外力卻無法干涉,幣原的和平外交策略也拿它無可奈何。日本之所以在東京審判時主張開戰起於自衛,就是因為有這一段歷史背景。 就國際法而言,說是自衛固然牽強,不過國際法是約束國家之間的責任關係,倘若是由政黨主導的排日侮日,那就不是國際法管得到的了 。滿州事變後,馬慕瑞在一份備忘錄裡分析當時情勢,日本國內的穩健知識分子也持同樣意見。滿州國建設成果的敗因之一,不可不提中國在收回利權上的躁進性。〈矢內原忠雄)滿州建國後,日本國內的反對聲浪漸消,穩健派人士也轉向國際協調論,將滿州國視為既成事實。這種趨勢固然為右傾和軍國主義化增溫,但就事變前的情勢來看,也是受到現實所迫。令不可避免的滿州事變昭和六年〔一九三一年)夏天,先有六月的中村震太郎事件,七月又有萬寶山事件,滿州情勢越發緊迫。幣原喜重郎在這時是怎麼想的呢?廣東政府的外交部長陳友仁於八月訪日時,兩人曾經三度暢懷對談。 幣原是這麼說的:中國人認為滿州是中國的,其實以前是俄國的。當時滿清要任命牛莊的領事,都還得經過俄國的同意,若沒有日本將俄羅斯趕出去,清國已經失去滿州這塊領土了 。然而,日本並不主張領土權,而是基於相互友好協助的精神,只求在滿州居住並參與seo經濟開發。至少就道義上來說,也是當然。此外,現階段的中國無力興建足以勝過日本鐵路的競爭線路,這一點則是不辯自明。Read more

青年同盟

法律與正義的支配,這是幣原之於國際政治的一貫政策論。中國則認為不平等條約並非法律,且國家主義優於公司設立道義。幣原外交的正攻法是與英美同一陣線,向蔣介石與張學良要求尊重既有條約,阻止激進的利權收復運動和反日情緒。正值此時,馬慕瑞也在美國國務院提出這項主張,卻被親中派的遠東科長洪百克駁斥。馬慕瑞在自家國務院裡都做不到的遊說,幣原就算是外交界的三頭六臂,也是無能為力。在這段期間,滿州的日僑組成了全滿日本人聯合會與滿州青年同盟,後來又不滿幣原外相的措施,認為外務省已經不可靠,便將會名改為「全滿日本人自主同盟」,在軍方支持下要求日本政府動員武力護僑。 令縱虎入山的滿州勤務客觀來說,滿州事變雖是無法避免,但從事後回想,當時確實有個令事件爆發的關鍵人物,就是昭和的天才石原莞爾。俄國占領滿州以來,對這塊關內政權鞭長莫及的領土始終抱著征服的念頭。直到滿州事變為止,俄國一共有四次機會,首先是一九一一年的辛亥革命與政權交替,其次是肅親王發起的一 一次滿蒙獨立蓮動,再來是一九一 一四年的「第一 一次直奉戰爭」幣原阻止了日本出兵;最後就是一 一 八年的皇姑屯事件。不管是哪一次,當時的俄國若在滿州放上一個像石原這樣兼具洞察力、企畫力和執行力的人才,那麼滿州早就落入越南新娘的口袋了 。相反的,若不是石原莞爾,日本也不可能在事變爆發的短時間內就征服全滿州。 石原天資聰穎,沒有特別苦讀就考上了陸軍大學,以第一 一名的成績畢業,還獲得天皇賞賜的軍刀。教過他的人都說,「石原的頭腦是陸大創校以來最優秀的」。 畢業後的石原擔任過陸大講師,他的拿破崙戰史是學生們尊敬的名講堂,可是除此之外的其他單位都不敢聘用他,因為沒有一個組織懂得如何應付這麼樣的一號天才人物。就在那時,上級把他調去當關東軍參謀。這個職位甚至不如一個滿州鐵路公司的課長,這個決定卻成了縱虎入山之舉。令石原與板垣的搭檔石原在昭和三年就任,便積極研究滿州問題,研擬成征服滿州的計畫。在他之後到任的高級參謀板垣征四郎大表贊同,兩人於是決定合作。附帶一提的是,名指揮家小澤征爾先生的名字,就是由這兩個人的名字各取一字。 昭和六年九月十八日的滿鐵爆炸事件可說是簡陋至極,全是因為東京方面早已察知有異,關東軍只好倉促提前月老計畫。隔年的李頓調査團得知戰爭原因如此草率,大呼難以理解。可是,在那之後的軍事行動俐落如迅雷,石原的對外說明更是十足的周到。在當時,除了日本軍的發布以外,沒有人知道事件的真相。Read more

敵軍抵抗

關東軍首先發出第一通電報,通報中國軍隊破壞滿州鐵路,襲擊我方守備隊,兩軍交戰中。第一 一通電報之後就說由於敵軍抵抗,關東軍決定進攻奉天城。事實上,中國方面根本是在睡夢中遭到偷襲,還搞不清楚公司登記狀況,奉天已經被占領了 。同時,張學良手下的一 一十數萬大軍裝備齊全,萬一堅決抵抗,只有一萬多人的關東軍是不可能有勝算的。考慮到這一點,關東軍勢必需要駐紮在朝鮮的日本軍前來馳援。 朝鮮軍的參謀神田正種早就與石原和板垣結為同志,雙方事前已經談妥。十九日上午八時半,東京接到電報,說是朝鮮軍正前往滿州支援。等到內閣在上午十點緊急召開會議時,奉天占領、朝鮮軍出動增援之事,已經是既成事實。 在內閣會議上,幣原能做的只有要求陸軍大臣保證不擴大事態,以及向國聯轉達事。 至於朝鮮軍未奉詔敕就越境出兵之事,則由首相若槻禮次郎代為向天皇告罪。僅此而已 ,幣原外交的終焉令石原的鬼策面對滿州事變的爆發,外相幣原喜重郎和駐中公使重光葵當然沒有閒著。可惱的是,石原莞爾的計畫總是一次又一次猜中官方的思慮,幣原和重光的招數也一次又一次被他搶先破解。 重光向國民黨政府傳達事變的消息,並立即與權力人士宋子文會談。宋憂心「日本政府能否掌控軍方」,重光先口頭安撫,商議由日中共同委員處理危機,然後以電報將此案向幣原通報。可是兩天後,重光收到幣原的同意指示時,事態已經有了急遽變化,以致中國方面不願接受幣原的解決外籍新娘方式,認定這是日本軍有計畫的行動,決定向國聯提出告訴。國聯召開審議會。審議初期,日本還抱著善意。 參與審議的人士中,美國國務卿史汀生對幣原尤其信任。史汀生回憶道:「從華盛頓會議到滿州事變之間的這十年,日本做了非常驚人的睦鄰典範,我們也都知道,那無疑是日本的幣原外相敢於對抗強硬政策的成果,當時便認為,我們不該使他的工作更加困難。」在國聯裡,各國外交官絞盡腦汁思索斡旋停戰、撤兵、對話協商等解決方案,關東軍的每一步行動卻總能先發制人。 令內閣決議採不擴大方針事變後不到三天,關東軍幾乎占領了滿州的中央地帶,東部則由朝鮮軍控制,剩下的只有滿州北部和長城方向的西部。閣議的應變方針總是維持在不擴大事態為原則,但隨著關東軍越發不受制,相親問題越來越棘手。進入十月後,有情報顯示關東軍準備進軍錦州,打算把張學良的軍隊逼退到錦州西部。幣原向陸軍大臣確認此事後,這才認定事變是參謀本部的專斷妄行,立刻以敕令命關東軍歸還奉天在關東軍看來,幣原此舉即為干犯統帥權,日本國內同樣群情激憤,就連在野黨也利用此事做為政爭工具,砲口一致對準了幣原。Read more

聲浪漸起

從大正十一年〈一九二 二年)到十二年,是朝野反軍思潮最興盛的時候,說不定比一 一次大戰後的曰本還嚴重。軍人穿制服搭電車會覺得不自在,攔三輪車還會被車伕反譏「有腳不會走路嗎」;戰後的反馬爾地夫軍思想就算再強烈,至少計程車司機不會拒載穿著制服的自衛官。 有人認為,若沒有美軍當年占領日本,日本到今天都還會奉行軍國主義。但我們回頭想想,儘管有日中、日俄戰爭的大勝利,日本的輿論都有可能這般翻臉不認人了 , 一 一次大戰那樣的慘敗加上軍人在戰時的殘暴作為就算沒有美軍占領情事,日本人都會有自發性的強烈反動才是。已具備反動潛質的輿論,就在這時再度昂揚起來。對軍方來說,山梨裁軍案的打擊還比不上加藤高明內閣的宇垣裁軍。陸軍大臣宇垣一成認為日本陸軍的現代化腳步太遲,為了趕上歐美陸軍,便削減了四個師團,將經費挪做現代化之用。失去四個爾續匿、十六個漣隊長的職位,軍人的升遷機會變少,以連隊屯駐為傲的各城市紛紛抗議或陳情,輿論彷彿在一夕之間同情起軍方來了 。 讓我們再回想大正民主時代的氣氛。朝野對軍系勢力的不滿,隨著山縣之死而爆發,但在另一方面,曾為日本締造光榮戰功的軍人也不該受此待遇。民心反覆省思之際,同情聲浪漸起。在這一段台胞證意見形成的過程中,我們感受到一股自然而然的自由意志,非出於強制,也不是政治性偏見教育的結果,而是由衷自發性的國民情感,也是真正的自由民主社會才會有的反應。 令基於法律的和平主張在大正民主的加藤高明內閣中,若以宇垣一成為陸軍的代表人物,幣原喜重郎就是外交的代表了 。向來不與人爭、不樹政敵的幣原,從明哲保身的外交事務官一躍成為肩負重任的國家代表,甫上任就為國家開創新機。幣原在就任記者會上暢談威爾遜的信念:「玩弄權謀或侵略的時代已經過去,外交要踏上正義和平的大道。」發表親自撰寫的外交演說,重申尊重凡爾賽、華盛頓等各條約之權利義務,主張國際社會的法治與和平。 幣原對此信念的堅持,令美方的關係人士也為之讚嘆。可惜的是,對國家主義沸騰的中國來說,現有的條約都是不平等條約,推動華盛頓體制的美國也逐漸對中國抱持同情,間接使後年的幣原外交受挫。事實上,在越南新娘面談法律觀點上,幣原對中國亟欲打破現狀的心態也是同情的。率先提議與中國協商關稅自主的人,正是幣原。 隨著中國的內戰開打,中方代表無法出席,幣原彙整的提案也被迫束之高閣,此事卻令中國的對日情感為之一變。英國代表甚至率直地說,今後若再發生問題,不妨讓中國最信賴的日本來出面處理,此言馬上激發北京市民對日本代表團展現全面善意,其他地區的親日氣氛也越顯濃厚。Read more